元宵节随想

元宵节随想


元宵节,天刚刚黑,心急的女儿就拉着我上街。街上人很多,道路两旁花池里的彩灯亮了,宾馆、饭店更是竞赛似的拿出最美丽的霓虹灯。有的像鲜花朵朵,有的像水滴串串,还有的像一个个调皮的孩子,不停眨着眼睛。大红灯笼高高挂,还有各种各样的花灯。飘逸的嫦娥奔月,各显神通的八仙过海,更有今年的主角——龙。濮阳又是龙乡,龙型的花灯特别的多。一条条形态各异的龙围绕在中心广场,气势恢宏。整个濮阳城变成了灯的世界,花的海洋。


    当夜晚又穿上一件黑衣裳,烟火就迫不及待登场。灿烂的烟花带着巨大的热情冲向天空,整个世界也随之有了色彩,像梦幻,似童话。你看,左边天空中有一条条的银蛇,蜿蜒游动;右边黑暗之中有朵朵雪白的浪花;前边花团锦簇,赤橙黄绿青蓝紫一样不落。人群中不时发出一阵阵的欢呼和惊叫声,女儿的头像波浪鼓一样来回转动,哪边都想看,不停地抱怨为什么不一个放过一个再放呢。她的小嘴还不停地说着半通不通的比喻句、拟人句,兴奋异常。


一会儿,女儿又试探着说:“妈妈,是不是今天晚上就该点烟火啊?”


“是啊。”我装着听不懂她的话,免得她狮子大开口。


“那,这些烟花都是人家买的吧。你看,那小孩拿的喜羊羊很漂亮。还有魔法棒呢,可能有点贵。可是过年吗,贵就贵点。再玩就是一年后了,一旦开学,就又是天天写作业。”她抬起头看我的反应。这孩子,也许是把卖烟火人的话学会了,在我这里推销呢。


我笑了,在女儿的眼里,我就是一个很抠门的人。可是孩子说得对,过年吗,再说,一年就一次,开学就又忙了。我就舍得一回,给她买了一些。并陪着她点,玩的不亦乐乎。后来,看见孩子随手把点完的烟花筒扔在地上,我也没有像往常一样让她扔到垃圾桶里。快要开学了,这是最后的狂欢,也许,只有打破规则,只有无序才能表达内心的快乐与压抑。烟花之所以灿烂,之所以发出各种声响,不也是来源于火药对纸筒的破坏和自燃吗。我又不禁想起了悉尼奥运时,他们国家广场上的啤酒瓶碎片,那些是狂欢后的人醉酒后扔的。想起班内联欢晚会时突然之间冒出来的那么多手机和结束后地上厚厚的瓜子皮。


女儿不停的点着各种烟花,嘴角上挑,眼睛亮晶晶的喜悦着。孩子玩的烟花点燃的时间都很短,一会儿就燃到了最后。她的表情也随着烟花的明灭而或喜悦或失落。“这么美,要是不会灭就好了!”


可是,哪能不会灭呢!


烟花最能表达人内心的狂喜,最亮,最热,可是一瞬间的燃烧之后必定是永恒的消逝,无处寻觅。元宵节是高潮,所以拉起最缤纷的灯,点起最璀璨的烟花。可是,它也是春节的结束,高潮之后就是一年的平淡。开得最灿烂的花,面对的是不得回避的凋零;登上权力顶峰之后,肯定是一步步的下滑。这,是世界的规律;这,是万物的宿命。高潮时谈不上快乐,低谷处也不该有忧愁。


世间所有的一切都是在不断地归零。一年结束了,狂欢后,归零,开始新的征程。小学、中学毕业后,归零,重新成为校内打饭时被挤扁的新生。大学毕业后,归零,成为职场上最没权威的菜鸟。一生结束了,归零,让位给新的生命。


快要开学了,让过去的恩恩怨怨随风消散,忘记过去所有的欢笑与眼泪。归零,重新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