拖堂记

拖堂记


芬丽


上午,窗外阳光明媚,教室里,同学们安静的坐在那里听语文老师讲课。说实在的,语文老师讲的还挺有意思的,大家也听得很认真。


可是这一节课的内容有点多了,一直到下课音乐响起来,语文老师却丝毫没有下课的意思,依然用手拿着书,另一只手向打拍子一样,有规律地动来动去,嘴唇不停地翕动,有感情地讲着风华正茂的杜甫“一览众山小”的故事。


这时,一位调皮鬼突然叫起来:“老师,下课了!”这时,只见语文老师望了一眼墙上的表,又看了看窗外别班的学生,推了推鼻梁上的眼睛,说:“同学们,不好意思,一会就好了,我只要一分钟。好吗?”


有同学接着说:“老师,没事!讲吧,要不明天再讲就忘记了。”调皮鬼瞪了一眼那个“三好学生”,嘴里嘟哝了一句话,脸上露出无奈的表情。


这时,那些上课睡觉的学生都被惊醒了,坐正了身子,抬头向后望了望表。凝视着语文老师,那眼神仿佛在说:“下课了,我要出去!”可语文老师丝毫没有理会他们,依然用她那三寸不烂之舌夸夸其谈。


一分钟很快就要过去了,看似老师还剩下那么一丁点没讲完。老师抱歉的笑了笑。


窗外的阳光依然是那么明媚,别班学生的身影也越来越多。同学们的脸上也写满了焦急和无奈。


一些学生干脆开起了座谈会,有的同学不知道在聊些什么,乐得眼咪咪的,嘴唇向上翘起,脸蛋微微泛红;有的同学目不转睛的盯着教室后边的表,眼珠似乎也在随着秒针不停地转动,我同桌嘴里还在低声的数着时间;有的和窗外别班的同学做手势;还有的学生仍然用空洞的眼光看着老师的嘴,看什么时候老师的嘴唇会休息。


周围的一切都在语文老师滔滔不绝的讲课声中悄无声息的进行着,而下节课的老师已经站在窗外等着了。不知过了多久,老师好像觉察到了这些,眼光绕着教师瞄了一圈,眼睛仿佛也失去了平时的光彩,好像想说什么可又没有说,合上书,说了声:“下课!”


话音刚落,就有同学飞快的冲出教师,并重重地摔了一下门。语文老师皱了皱眉,对进班的历史老师说:“不好意思,差了一点没讲完。”


历史老师站到讲台上,很多学生一会喊报告,一会就又来了几个,历史老师无奈的摇了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