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子 我

竹子   


慧双


    她是我的好友,我们俩个从小一块长大。上小学时,我们都在自己家的院子里种下一株竹子,等着竹子枝繁叶茂。


从小,我就知道自己比她聪明,成绩总是比她的好。村里人也经常那我和她对比。而且,奇怪的是,竹子好像也是有灵气的。我的竹子也是日日更新,一天一个样子,很可爱的样子。可是,她不仅学习不好,竹子也不长。


我劝她,是不是你的竹子有问题呢,要不,你换一种竹子去种吧。可是她却不乐意。真是死心眼。


后来,我们长大了,所学的东西也是越来越难,需要更多的时间花费到学习上。我的成绩依然不错,我自己也一如既往在“这孩子聪明”的声音里成长着,骄傲着。慢慢的,我开始浮躁起来,仗着有点聪明,再也不踏踏实实的学习了。反正临时突击一番,我就可以比她考得好。有时候看见她给她的竹子浇水,发现她的竹子仍然是一副不见长的样子,而她,还是没有心急。我们依然玩得很好,一起进进出出,当别人那我和她比较的时候,她也总是一副平静的样子。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升级考试马上就要到了。她家的灯总是亮到很晚,那一点昏黄的灯光在黑暗中显得很耀眼。而我,随着电视光线的忽明忽灭,和着电视剧里人物的心情起起伏伏。不就一个考试吗,至于那么用功吗?不就是字词吗,不就是乘法口诀吗?


随着成绩册的发下,我的心情也渐渐低落了。那么少的分数,那么鲜红的颜色特别刺眼,而且还刺心。她的成绩却比我的要好,鲜红的颜色同样刺伤了我的眼和心。


“别难受了,开心点啊。你很聪明的,没考好可能是因为你没有打好基础,没好好复习。下次你好好的,认真复习不就可以了啊!”她劝我。


我愣了,基础?复习?


“是啊。学习吗,一定要认真,打好基础!平时基础打不好,考前再不认真复习,那就考不好了。没事,放心吧,你一直比我聪明,没事的!”她还是很平静的说。


“聪明!”又是聪明。我苦涩地笑了。是啊,我是不笨,可是就是没有一点点积累。被所有人认为很笨的她,却是靠着自己扎实的积累脱颖而出。真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啊。


坐在她家的窗前,我和她一起努力的做着功课。她的竹子像被施了魔法一样,已经远远的超过了屋顶。月儿垂在窗边,月光洒在竹子上,竹影很美。我和她认真做作业的影子也在月光下一闪闪的,展翅欲飞的样子。

拔一次草值多少钱

记得小时候,妈妈让我下地去拔草。玉米足有我的两倍高,在玉米地缝隙里爬着拔草,一点也透不过气来;涩涩的玉米叶子在脸、胳膊和手上,割出一道道的伤口。我忿忿不平地问妈妈,这拔草有用吗,拔一次草,究竟能值多少钱?妈妈回答,拔一次草是不能说值多少钱,但是如果每一次地里边有草了,你都不把它拔掉,那就会颗粒无收。你说,拔一次草值多少钱?


从小,父母和老师就教育我们,一份努力一分收获。可是长大了,我们发现,现实生活中,也许我们付出了百倍的努力,还没有一分的收获。


天天努力学习,最终还是收获了一个不及格的成绩!


每天努力工作,结局也许还是不被领导赏识。


尽力讨好他人,也许最终还是做不成朋友。


我们一直在努力地、认真地拔草,但是总也等不到玉米的收获。


一次在广场,听见有人在唱刘德华的《天意》,不由得潸然泪下。


“我不怕痛,不怕输,只怕是再多努力也无助!”


所以很多人热衷于玩网络游戏,只要是认真,很快就可以看到自己的胜利果实,加分了,升级了。多么让人兴奋的事情啊!输了,大不了从头再来。彻底输了,被开出局,大不了换个名字,马上就可以得到新生!


我们在网络里,在游戏里醉生梦死,再也不用担心“再多的努力也无助”。


可我们忘记了:


灰姑娘经历了那么多的波折才得到了属于自己的王子。


唐僧历经了九九八十一难,才最终取得了真经。


林肯一生失败过多次,却最终当上了总统。


人生是一次长跑比赛,不到最后一个时刻,谁也不能说我输了!


让我们都来坚持自己的梦想吧!一切不是天意,也不是注定!不怕累,不怕输,哪怕再多努力也无助!


拔一次草是不知道值多少钱,但是不拔草,你会颗粒无收!只要是认真的拔草,你最终会收获的。

铁路之歌

 


村头有条长长的铁路穿过,


我经常站在那里,


久久的等候火车经过。


站台上的叔叔问我,


怎么了,你又不是没有见过?


我露出羞涩的笑窝。


 


记得那次,火车上坐着个哥哥,


他对我说,


他要去北京,


北京很大,楼很高。


还说,要我好好上学,


他在北京等我。


我想再次见到他,告诉他,


我这次考试得了奖状,


又有几个硬币进了我的存钱罐,


不知道去北京的火车票能不能卖给我


 


铁路啊,你这个博学的使者,


你带给我梦幻,


又能帮助我实现吗?


远方究竟又有什么?


 


铁路啊,你的一条条枕木是那么短,


你真的能把人带到北京吗?


老师说,路是要一步步走的,


对吗?


铁路,你真厉害,


老师也没有告诉你,


你却早都到北京了。


 


铁路啊,你疼吗?


那么重的火车从你身上压过。


你在卡嗒卡嗒的呻吟吗?


还是象妈妈一样,


背着我走路时,发出的哎呀声,


是一种你们最喜欢的歌。


 


铁路,你从不让火车停一下,


为什么?


就象爸爸总是让我学习一样吗?


他天天告诉我,


一寸光阴一寸金,


不可虚过。


其实,他不说我也知道,


我想去北京,太想了。


火车,再急我们也要走好,


路是一步步走的。


你走在铁轨上,


远方在向你召唤,


我也一样,我好象听见北京也在叫我。


我们两个还真挺象的。


 


又一辆火车来了,


哎,哥哥,哥哥······